一键听书

16、016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宋不羁揉揉脖子,打了个哈欠。

从昨晚案发到他被带入市公安局,再到被“强迫”着去了一趟下里村,最后回来,他差不多一天没睡了。实在是困倦得很了。

……然而,纪大队长似乎还不打算放过他。

回去途中,依然是纪律开车,宋不羁坐在副驾驶。

一上车,宋不羁就闭上了眼,整一副“别跟我说话我要闭目养神”的姿态。

纪律余光扫了他一眼,果然不再找他说话。

――虽然他本就没打算说什么。

“这人……”一边开着车,纪律一边想,“这才是这人真正的性子?”

――来时和回去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性格,而且宋不羁根本没怎么遮掩,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前后的差别。

手机突然响了,是老于来电。

纪律打开蓝牙耳机,接听。老于有些气喘的声音传来――

“纪队,查清楚了,陈明勇那小子不在场证明充分。今天他母亲病了,一整天都在医院,医生病人监控啊,都能作证。”老于说,“还有当年他和简为源分手的事,也问清楚了!”

“陈明勇大学时的一个室友说呀,当时还是简为源追的人,不过分手却是陈明勇提的。不过纪队啊,你猜这分手是怎么回事?这可厉害了啊――陈明勇毕业前,被帝都一家不错的广告公司录取了,然后你猜怎么着?这简为源呀,怕陈明勇去了帝都就灯红酒绿被迷惑眼忘了他,便从中作恶……最终导致陈明勇失了这份工作。”

“陈明勇知道后就和简为源提了分手,任凭简为源怎么哀求都不回头。陈明勇的室友说呀,当时简为源还在陈明勇宿舍楼下苦苦等两夜,最后实在看是没办法了,无法挽回了,这才离去。之后,陈明勇便进了金盛,来了花城。”

“陈明勇室友还说了一件事,去年他们竞争的那电梯广告啊,陈明勇室友说这是陈明勇当年的一个毕业设计,啧,不知怎的,被简为源看到了,几年后又被他利用。”

挂了电话后,纪律继续专心开车,宋不羁继续闭目养神。

谁都没说话。

直到车子开回市局。

车一停,宋不羁就迅速睁开了眼,一拉车门:“麻烦纪队了。”

――车门打不开。

再拉,还是打不开。

――被锁了。

宋不羁意识到这点,回头看纪律。

纪律熄了火,也偏头朝他看去。

“纪队?”宋不羁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地唤了一声。

纪律眼瞳深深,专注看人的时候很容易给人一种他很在意你的错觉。宋不羁暗暗提醒自己:“别被迷惑了,他在观察你。”

纪律没开车锁,往后靠了靠,放松地靠在座椅上,问:“你说案发时,五点到五点半,在房子里睡觉?”

宋不羁点了下头,懒洋洋地说:“是啊。”

纪律突地笑了一下,说:“你知道你这样说,即使你不是凶手,也会给人你是帮凶的感觉吗?”

宋不羁又点了下头:“知道啊。”

纪律偏头,盯着他的双眼:“不打算具体解释解释?”

宋不羁无辜地摊摊手:“解释什么?我确实在家里睡觉。”

“如果高彬坚持案发时你是帮凶,你也打算入狱陪他?”纪律嗤笑道,“中国好室友?”

“可是……”宋不羁似笑非笑道,“纪队,你们没证据呀。”

“哦,你想说你们还在找?”不等纪律开口,宋不羁又道,“现在你们也只是把嫌疑锁定了高彬而已,仅凭什么他去了一家从不去的饭店吃饭,他是兽医有解剖技术,他父亲死因蹊跷……这种原因,是不能定罪的吧?”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宋不羁偏头想了一下,“铁证?证据链?你们没有吧?你也别看我,我更是没有喽。”

纪律定定看了他几眼,忽说:“去下里村时的你不是真正的你吧?现在的你才是?既然你途中都恢复‘正常’了,那怎么还要跟着一起?你难道不是也想找出凶手?”

宋不羁懒洋洋一笑:“纪队,您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这不是您二话不说就拉我上车带我去了下里村嘛。我这去都去了,难不成撇下您独自回来啊?我宋不羁可不是这么没义气的人。”

二人一来一往间,纪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一个大字闪得异常欢乐――妈。

宋不羁见他没立即接电话,抬眼扫了他的手机一眼,顿时乐了:“纪队您妈妈来查岗了?不接?”

纪律额头青筋隐隐跳了跳,他妈……这不接不行,接了……说的无非也就是那些说了上千遍的话。

果然,电话接通后,纪妈妈娇娇柔柔的声音就传来――

“律律啊,最近工作忙吗?妈妈前几日碰到你王伯伯哦,他有个女儿你记得吧,小时候她还来过咱家,她最近回国了哦,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妈妈帮你们安排一下见个面什么的……”

“妈,”纪律打断她,“昨儿刚发生了命案呢。”

“这样啊……那行,你忙完了再跟妈妈说哦。你自己也注意着点啊,你这都三十了,还没对象……”

纪律一边听他妈妈的“废话”,一边余光瞟到旁边宋不羁竖着耳朵在偷笑。

此时已是傍晚,太阳下山,天昏暗了下来。车内没开灯,看过去的人也模模糊糊,但不知怎的,他看到宋不羁靠在座椅上,微微侧着头,顺滑紧致的脖颈线好似发着光。他听到他和他妈妈的对话,忍不住笑了笑……很好看。

一天多没怎么睡过觉的脑子突然像被什么刺激了一下,纪律对他妈妈脱口而出:“妈,我今年就带个人回去见你。”

纪妈妈唠唠叨叨的话语顿时一停,继而又欣喜道:“好好好!是哪家的姑娘啊?哎,什么时候带回来啊?要不妈妈过来看看吧?”

纪妈妈又说了一堆后,纪律这才结束通话,挂了。

宋不羁偏过头,随口道:“纪队,恭喜啊。”

“咔”的一声,车锁解了,纪律打开车门,下去了。

命案一日不破,一日就像鱼刺卡在喉咙。纪律让谢齐天去把高彬带来,自己带着宋不羁回了办公室。

“我说纪队啊,这没我什么事了啊,可以回去了吧?”宋不羁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还是你以为,我在这高彬就会承认?”

纪律泡了杯咖啡,冷静开口:“不会。”

宋不羁:“……”

最终,宋不羁还是留了下来,诚如纪律所说,他确实想找出凶手。

不为别的……他就想知道,他犯下这个案子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他这个房主的感受啊!这房子发生了命案,还能租得出去吗?!

宋不羁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本来准备进自己钱袋的钱哗啦啦、哗啦啦地流走……

这时,一个值班民警领着一对中年男女走了进来。

“纪队,找你们的,简为源的父母。”

纪律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快步走了出去。

环视了一下办公室,纪律招来金子龙,让他带简为源的父母去询问室。

确认死者的身份后,纪律就看过了简为源和他父母的资料。

简为源是江城人。江城和花城在同个省,但过来也要七八个小时。简为源的父母一早出发,傍晚才到。

宋不羁没有出去,他呆在纪律的办公室里,从开着的门看出去,看到简为源的父母相互依靠着,满脸的不安与茫然,像是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金子龙的速度太快,快得宋不羁来不及确定简为源的父母身体是不是在颤抖。

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背景为止,宋不羁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坐在纪律办公室里的会客沙发上,疲倦地闭上了眼。

不管怎么样,一对父母,终归是失去了他们的儿子。

询问室内,儿子被杀的消息再次得到确认,简母捂着脸,趴在桌上,嚎啕大哭了起来。简父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也红了眼,抹着眼角的泪。

一时间,询问室里只有悲哀的痛哭声。

纪律静静地站在一旁,示意金子龙给简父简母拿盒纸巾。

“凶、凶手……抓到了吗……”好一会儿之后,简母红肿着眼睛抬起头,声音沙哑地问。

她本就是个普通家庭的母亲,四五十岁了依旧在做工,如今这么一受打击,这么一哭,更是好像苍老了数十岁。

纪律抿了抿唇,坐下,开始和他们说起一些能说的信息。

说完后,简母又是一阵痛哭。

“我家源源,从小就活泼懂事,从没让我们操过一份心……他在花城找到了好工作,我们、我们本还等着他找个好女孩生个大胖孙子……”

简母断断续续地说着,纪律边听,边顺便问了简为源的一些情况。比如文身,比如是否和谁有过矛盾。

尽管他已基本确定,凶手就是高彬,但,在没有完整的证据链前,其他该了解的信息还是要了解清楚。

一个小时后,纪律才出了询问室。

已经是晚上,窗外城市的灯光点亮了夜空,马路上人来人往,热闹的夜晚才刚开始。

《诸世大罗》

纪律穿过走廊,回到办公室,一进去就看到一身黑衣穿着单薄的宋不羁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