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2、002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常非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他的眼前不断地闪现那个手腕上的黑痣。那黑痣不断变大、变大,最后变成了一张巨大的黑网,不分由说地扑头盖过来。

常非垂在双腿间的双手轻轻地颤抖着。

他睁着眼,低着头,注视着脚下的地板,却没有任何焦距。

他感觉到旁边的沙发陷了下去,他听到耳边似近似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似乎在喊他的名字。

可是他动不了,他被那张黑网笼罩住了,动不了……

纪律扫了他一眼,显而易见,这个报案人,定是从尸块的黑痣上,认出了什么,且这死者与报案人有某种较为深刻的关系。

朋友?

室友?

该不会是……

想到刚才那小刑警说的“报案人是一鸣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纪律再次借着月光和手电筒的光,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轻人。

年轻人的头发不长不短,从侧面看去五官姣好,只是现在脸色有些苍白。

“很符合那人的口味。”纪律心想。

心下有了几分了然,纪律又开了口,却问了不相干的一个问题:“你在一鸣工作,认识侯一笙吧?”

也不知这短短一句话里有什么魔力,话刚落下,原本一动不动的常非就忽然动了那么一下。他的指尖颤了颤,垂着的脑袋一晃,眼珠子缓慢地往声音来处转去。

纪律不急,耐心地等着。他看到常非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你……”嘴巴颤动许久,常非终于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无力,“你怎么知道……”

“侯一笙是我好友。”纪律简单地提了一句,后问道,“该不会是想请他在场,你才愿意说吧?”

“不、不……”常非脑袋倏地一抬,“不要叫侯律师……”

常非的眼眶很红,纵使光线不好,也看得十分清楚。他原本垂在双腿间的双手下意识地一握,似乎有些紧张。

纪律点了点头,问道:“你认识死者?”

纪律问得平铺直叙,语气也极其平淡。但常非一听到这话,瞳孔却是一缩一颤,又红了一圈。

好半晌之后,常非才点了下头:“认识。”

他像是卸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往后一躺,半个身子都陷进了沙发里。

月光从一侧打入,打在他的左脸上,手电筒的光从另一侧照来,照在他的右脸上。常非的脸色似乎更白了,他抬起手,遮住双眼,嘴唇动了动。

“他是我男朋友。”

---

谢齐天带着其他警察们退出了602室。

“纪队,那我们就先回局里了。”谢齐天/朝纪律点了下头,然后对常非说,“不好意思了常律师,麻烦你大半夜的跟我们走一趟了。”

常非依旧穿着小黄人睡衣,似乎没想起来要换。他勉强扯了扯嘴角,点了下头。

常非跟着谢齐天他们去了市局,纪律没走,依旧站在这房内。

一个小时前,小区终于来了电。

此时,客厅内厨房里灯光大亮,纪律把能开的灯都开了起来。他再次走到冰箱前,盯着大开的冰箱,陷入了沉思。

冰箱里的尸块都被法医白卓带回去了,此时冰箱的冷藏室里,放着的不过是一袋胡萝卜、一袋腊肠和一箱酸奶。

――就在半小时以前,这儿还放着被切成十四块的两条手臂。其中一个手腕上,有一个黑痣。

“我男朋友的左手腕上,就有这么一颗黑痣。”一小时前,常非瘫在沙发上,对纪律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微弱,有些无力,但说话的条理却很清晰。

“同样的位置?”纪律问。

“一模一样的位置。”常非说,“他叫简为源,23岁,是新起点广告公司的策划。他来我家,是为了拿他的u盘。”

“u盘?”

“我出差前他落在我家了。他早上问我今天能不能去我家拿,我跟他说我晚上到家,让他到时候过来。没想到……”

说到这里,常非深深吸了一口气,捂在双眼上的手颤了颤。

纪律带了手套,把手伸进了冰箱里,一寸一寸地沿着冰箱壁摸过。萝卜、腊肠和酸奶也被再次拿出来一一检查过去。

没再检查出什么。

但,不对,很不对。

纪律闭上眼睛,仔细回忆起一个小时前自己站在冰箱前听到的声音。

那会儿已经来电,所有赶来的刑警们都已投入到对现场的勘查中。法医白卓也赶了过来,正在冰箱前一块一块地把尸块放入袋子里。

“这凶手,下刀极准,刀法利落,没有丝毫犹豫,绝对是专业级的。”白卓一边装尸块,一边说,“这心理素质呀,我估计即使你们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没有直接证据的话,也奈何不了他。”

“凶手……”纪律刚说了俩字,就倏地顿住了。

这是……什么声音?

“怎么?”白卓回头看了纪律一眼,揶揄道,“堂堂刑侦大队队长,不会被这小小尸块吓住了吧?”

纪律扫了他一眼:“闭嘴。”

“难怪这个年纪了还没女朋友,”白卓叹了口气,“你听听你这副说话的语气,哪个姑娘受得了啊。”

纪律不理他,凝神细听。

刚刚,他好像确实听到了一个声音。这声音不是他的,也不是白卓发出的,更不是别的房间的刑警们发出的。

这声音似乎来自他面前的冰箱。

像是……

均匀的呼吸声。

极轻极缓。

“大白,你听到第三个人的呼吸声了吗?”当时,纪律这么问白卓。

白卓吓了一跳,拿尸块的手一抖,转头便瞪纪律:“你好好的别吓我啊,不知道我胆子小不经吓嘛?什么第三个人的呼吸声,这除了你我,哪有第三个?你难道以为被切成这样了的手臂和腿会呼吸?”

纪律没接话,又凝神细听了会儿。

没错,是有一个呼吸声。

若有若无。

此时,所有人都走后,他再次站到冰箱前,凝神细听。

然而,这次任凭他怎么听,都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好一会儿之后,纪律关了冰箱门,缓步走出厨房。厨房出去就是餐桌了,餐桌上的手电筒已被收了起来。

桌上没什么食物,只在一边放着一盒餐巾纸,以及一盆插花。花是鲜花,紫花白花为主,靠近了闻,有些微弱的香气。

对三个单身青年来说,似乎干净了些,有情调了些。

绕过餐桌,便是三间卧室。

刚才谢齐天带人已经简单搜查了一遍这三个卧室,都没什么发现。

最左边的这间房最大,连着阳台,里面有一个卫生间,是主卧。中间和右边的房差不多大小,房东租给了别人,俩人共用一个卫生间。

房东叫什么来着?

纪律回想着刚才常非的交代。不羁,宋不羁――纪律想象不出,这年头,哪家缺心眼的父母会给自己孩子取这名。

常非是租在这里的,住最右边的卧室。中间的那间,租给了一个名叫高彬的,是个兽医。

《日月风华》

这俩人今晚似乎都不在家。

――至少从他来到这儿,他是没见到这俩人。

纪律打开了主卧,抬手往墙壁上一碰,开了灯。

一张一米八的大床放在窗边,床尾对上去,是一个飘窗。飘窗旁,是一扇门,门打开,便可进入阳台,阳台和客厅出来的阳台是通的。

床上纯黑色的被子胡乱散着,床头放着一部手机,连着移动电源。床头柜上有一个可调节的台灯,还有三本书。

纪律过去一看,最上面的这本是《变态心理学》。

挑了挑眉,纪律拿起第一本书,看向第二本――《谋杀常用手段》。又拿起第二本,看向第三本――《酷刑发展史》。

眉头挑得更高,纪律“啧”了一声,把书原封不动地放回,然后打量起房内其他地方。

床头柜再过去,便是一张约两米长的木桌,桌子上一台液晶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茶杯、小风扇、吃剩的薯片……

液晶电脑关着,笔记本电脑却还开着,只是笔记本左下角代表电源的标记正在闪红光。

纪律碰了碰桌上的鼠标,电脑一闪,主人离开之前未关的画面顿时出现在屏幕上。

屏幕上是一个聊天框,纪律扫了一眼――宋不羁打算买条狗啊。

木桌再过去,便是一排衣柜。衣柜是推式的。纪律没有推开,把目光移到了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便也没有什么了。

纪律带上门后,往第二个卧室走去。

第二个卧室是名叫高彬的兽医的。这间卧室没有窗户,一走进去,就觉得比主卧来得要昏暗得多。

高彬的东西比宋不羁多,不过摆得很整齐。

高彬的床是一米五的床,放在房间的中间。床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床单看上去也是毫无褶皱。

纪律站在床尾,从左往右扫过去。他的左手边是一张书桌,桌上有一个小书架,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一本本书,按照大小长宽,摆得整整齐齐。桌上还有台笔记本电脑,关着。鼠标是无线的,放在一个黑色的长方形鼠标垫上。鼠标的右上角,有个笔筒,笔筒里放着四只笔。笔筒旁边,有个黑色的笔记本。

书桌再过去,有个比书桌高一点的方形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花盆,花盆里插着鲜花,与餐桌上的一样,白花紫花,淡淡的清香。

小桌子的下面,放着一个银色的行李箱。行李箱再过去,便是床头柜,上面有一盏台灯。

纪律转了个身,走了出去。

第三间卧室是常非的。

常非的卧室也有些乱,不过他的乱是书籍的乱。床上、地板上、桌上……都散落着一些书籍。

纪律低头往旁边的桌上一瞟――《刑事诉讼法(第六版)》、《法的门前》……

床也是摆放在窗边,窗户关着,窗帘拉着。与宋不羁和高彬不同,常非有两张桌子。一张长度长一些,放在进门后的右手边,正对着床尾。一张长度短一些,放在床头旁。

两张桌子上,除了杂七杂八的书外,便是常非十分具有个人特色的小玩意儿了。比如,《名侦探柯南》中柯南的手办,几个形态各异的小黄人手办……

纪律关了第三间房的房门,左右扭了扭脖子,准备再去公用的卫生间看看。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似乎传来了哈欠声。

他缓缓地回过头。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