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24、024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出了市局后,宋不羁没有叫车,也没有骑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他慢慢地往家的方向走。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常非发来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时候回去?

十字路口,宋不羁茫然地转了转脑袋,下定不了决心是继续直走还是拐个弯。

如果直走,虽然也能回家,但是他会经过高彬的宠物诊所。如果拐个弯,他先到的就是绿景花苑,但是继续往前……还是能到宠物诊所。

宋不羁想去高彬的宠物诊所看看。

只是他下不了决心。

他有种预感,一旦去了,那么一切可能真的不能挽回了。

――但是不去,一切还能挽回吗?

――他和常非、高彬,他们三个,还能住在一起,当室友吗?

“不能了。”他想,“在高彬杀了人之后,就不能了。”

他拿起手机,在屏幕上敲下一句话,告诉常非自己今晚可能不回去了,然后等绿灯亮了之后,直走。

半个小时后,宋不羁走到了高彬的宠物诊所外。他没有走正门,而是来到了诊所的后门。

后门没什么灯光,昏昏暗暗。宋不羁抬头看了眼角落的监控――很好,刚好拍不到宠物诊所的后门。找好监控盲区,他低下头快速走了过去,站到了门前。

门是关着的,宋不羁左右看了一眼,也没找到什么玩意儿能用来撬锁。

他想了想,又往四周看了看,没人。紧接着,他轻轻闭上眼,凝神――身体渐渐在原地消失,仿佛从来不曾来过一般。

宠物诊所内,“宋不羁”晃了晃脑袋――真疼啊,刚才这笨狗,突然跳起来,脑袋撞到了笼子。

借着透过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月光,“宋不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狗爪子,身上的毛发颜色――很好,看来这次是只哈士奇。

宠物诊所后门处的门关得严严实实,连窗户也没有,宋不羁无法透过这些看到诊所里有些什么动物,只能随意地挑了个活物,附身过去。

而之所以选择活物附身,是因为附身在这类生物上时,宋不羁仍旧有五感,且能说话。

“先从这笼子里出去吧。”“宋不羁”自言自语道,把爪子伸出笼外,灵活地就把笼子打开了。

旁边还有其他的笼子,笼子里面关着各种各样的狗和猫――快过年了,有些已经回家的,不方便把宠物带回去,便放在了宠物店寄养。高彬这里虽然主营是诊所,但寄养等其他业务,也是有的。

――宋不羁附身在这条哈士奇身上,从它的脑子里便感受到了“寄养”这个词。

其他猫猫狗狗被哈士奇出笼的动作惊呆了,纷纷出言询问。一时间,“汪汪汪”、“喵喵喵”此起彼伏。

“宋不羁”没时间理他们,他来过高彬的宠物诊所几次,对于诊所内监控的所在位置还是清楚的。于是,他小心地绕到监控盲区,然后往诊所后面走去。一分钟后,整个诊所的电都断了。

“呼呼――”“宋不羁”吐着舌头,“累死我了,这头哈士奇也太蠢了,那么个柜子竟然跳不上去!幸好站起来够高,不然这怎么断电,还真是头疼。”

要在整个诊所内寻找可能被高彬藏起来的分尸工具,或其他和命案相关的,如果监控开着,那还真是不好行动。

尤其他现在还是条狗。

当然,即使结束附身,以人的姿态去搜查,被监控拍下了的话更是解释不清。

――他也并不十分确定断电后,高彬这个诊所里还有没有其他能用的监控设备。

――所以,还是用狗身去找证据吧。

哈士奇休息了一会儿,开始利用狗鼻子,这边嗅嗅那边闻闻,企图闻到血腥味之类的什么味道。

这里没有,那里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宋不羁”在诊所大厅内转了个遍,没找到什么异常,反而把其他动物惹得更是又叫又喊。

《控卫在此》

“别吵了!”“宋不羁”忍不住,用普通话喊了出来。

顿时,一众动物再次惊呆。然而紧接着,更大的汪汪叫和喵喵叫响了起来。

这头哈士奇的毛发被养得油光发亮,双眼炯炯有神,他粗壮的四肢往前一迈,如帝王一般从左到右缓缓扫视了一圈笼子里的动物。

动物们一个一个禁了声。

然而,下一秒,叫喊声更是嘹亮,诊所内仿佛正在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唱会。

……我的妈呀。

“宋不羁”听懂了这些叫喊声。

“蠢货!你瞎逼逼什么呢?!”

“二狗!胆子大了啊!竟敢对老娘使用外语!老娘找人轮了你!”

“孩儿们出去挠死它啊!小样儿活得不耐烦了竟然吼你爷爷我!”

“呵呵,二哈这是造反了呐,自己出去,不帮哥哥我开门?”

“汪汪――老子插/你菊花!操得你连你主人都不认识!”

“你插完我来插!我早就看这蠢狗不顺眼了!每天就知道捣乱!”

……

“宋不羁”:“……”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狗不跟别人斗。

哈士奇快速转了个身,往诊所内其他地方走去。

狗的夜视能力很好,“宋不羁”很快就找到了高彬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关着,不过这可难不倒哈士奇。毕竟他现在是一只连电闸都能拉下来的厉害狗。

哈士奇健硕的身体立即跳了起来,前爪抓住门把,往下一按,门开了。

“哈哈,天助我也,门没锁!”

哈士奇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了高彬的办公室里。“咣当”一声,门在身后关上,隔绝了外面吵闹的叫喊声。

高彬的办公室与他的卧室一样整齐、干净。一张办公桌,两把椅子,一个书架,“宋不羁”一眼看去,办公桌和书架上的东西,都摆放得十分规整。

房间里的东西一目了然,哪里能藏东西,哪里不能藏东西,十分清楚。

“宋不羁”先走到办公桌后,朝里望了望,桌子底下没有东西。

那就只剩――

“宋不羁”把他现在逵猩竦墓费劭聪蛄松砗蟮氖楣瘛

书柜是上下两式的。上面是玻璃门,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摆了哪些书。下面是木门,不打开就不知道里面都放了些什么。

“打开吧。”“宋不羁”自言自语道,“打开就知道了。”

再次给自己加强决心后,哈士奇伸出一只前爪,放在了木门的门把上。然而这个门把不是什么按下就行的门把,而是要靠手抓住,然后拉出打开的。

哈士奇艰难地用爪子试了几次,都拉不出。

“……那怎么办?”

“宋不羁”在门前转悠了几圈,突然恍然大悟――卧槽,狗一般都是用――嘴啊!

于是,想明白了的“宋不羁”狗脑袋一伸,一歪,张开大嘴,一把咬住了门把,用力往外一拉――柜门打开了!

这个柜子里同样放着书,只不过这里的书比上面玻璃门里的书要来得大,每本至少有a4纸那么大。不过即使这么大的书,放在这个柜子里,也显得有些小了。木门里的柜子,不知为什么,中间没有做隔板――如果是宋不羁自己的柜子,肯定是要木工师傅在中间做个隔板把它分成上下两层才行,这样东西也能放得更多。

而没有做隔板的话……足够放下一个箱子了。

“宋不羁”走到另一个柜门前,打开。

映入眼前的赫然是一个黑色的行李箱!而行李箱的旁边,还有一个挺大的木头盒子。盒子是竖起来的,竖起来的这高度,与这个柜子的高度差不多。

血腥味从行李箱的拉链缝隙中飘出,哈士奇闻到了,打了个喷嚏。

哈士奇咬咬牙,咬住行李箱旁边的提手,然后把箱子从柜子里拖了出来。

宋不羁认识这个箱子,这是高彬刚搬过来时用的一个行李箱。因为这个箱子是24寸的,平时用用有点大,于是后来,高彬又买了个20寸的银色行李箱。之后,这个24寸的黑色行李箱似乎是被高彬塞进了衣柜下层。

哈士奇咬着拉链头的嘴有点不稳,呼吸突然急促了些。拉链才拉开一点点,他就闻到了更为浓郁的血腥味。

――真的,里面真的有什么。

哈士奇的脸上陡然出现了一种奇特的严肃表情,与他的样子十分不搭。“宋不羁”闭了闭眼,再睁开,“呲啦”一声,把拉链拉得更开了。

拉链被完全拉开,行李箱被打开了。

“宋不羁”望进箱子里,只一瞬便屏住了呼吸。

一把染了血的菜刀,一件深灰色的高领毛衣,还有菜刀底下叠得四四方方的一块布……布上也有血迹。

“宋不羁”往下扒了一下,发现最底下还有一块透明的玩意儿,也是被折叠了。

“这是……雨披?”他突然想起有个下雨天,他好像看到过高彬穿着这种透明雨披去倒垃圾。

而现在,透明不再是全透明,上面有斑斑驳驳的血迹。

哈士奇硕大的身子往后一坐,前爪无力地垂下,双眼茫然地看着行李箱里这些再明显不过的罪证。

“怎么办呢。”他想,“我要把这些直接交到公安局吗?”

这一瞬间,他脑子里飞快地闪过这一年以来和高彬相处的点点滴滴。

高彬温和,对谁都是彬彬有礼,家里的饭都是他烧的,卫生很多时候也是他打扫的,连有时候他见自己实在在家宅太久了,也会半哄半讲道理地把他从家里拖出去走走,看个电影什么的……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哈士奇眼睛下面的毛湿了一点。

“可是,高彬这样细密的性子,连杀人分尸的家里都没留下什么痕迹,为什么要留着这些呢……”宋不羁想不通了。

外面,月亮升到高空,又缓缓落下。

距离黎明,越来越近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