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42.深渊舞踏(二)
  • 42.深渊舞踏(二)

    作品:《猎魔小队

    “鸿你们发现了什么?”

    见面的地点是一间小小的路边酒馆,帐篷里面的那种。

    “这个吗……应该说不完全发现了魔导书的痕迹……”

    “哈?”

    “鸿的意思是,我们只是发现了魔导书的波动而已,那种特殊的,渴望生命和血肉的波动。”

    “你们两个说清楚点好吗?”

    ——一个小时前——兽人祭司大殿

    时夜和鸿两个顺利的来到了兽人们的神殿里面,一路上没有半个卫兵敢于阻拦他们,鸿的链锯剑也放在了长长的祭司袍里面而没有露出来。

    神殿的建筑风格非常奇怪,并不是翎所见到的‘螺旋式’风格,而是整个神殿都像是在一块堆砌起来的沙子上平整的建起一座宫殿那样。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均可。】

    周围的祭司和萨满们每个都是沉默不语的在四处晃荡,但是他们每人的手上多多少少都拿这些类似于祭司用的道具,看来就像是为了降灵而开始自我催眠的巫师一般。两个人只能通过文字来交谈。

    「你感觉到了什么吗?时夜?」

    「没有魔法的波动啊……这些只是单纯的仪式罢了。」

    「你觉得这附近那里是拉夏尔遭遇到魔导书的祭司现场的?」

    「我的推断是,这里并不是第一遭遇现场,应该是这附近的某个洞窟小路里面偷偷的举行过魔导书的祭祀现场。然後拉夏尔和那帮祭祀的兽人们一样死去了,很有可能是魔导书的杀人灭口计划的一部分。别忘了,杀死他的,是猎犬。猎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窥看时空的家伙的。」

    廷达洛斯的猎犬,异常时间的守门人。它们居住在‘角度时间’里面,将‘曲线时间’里面的一切生物当作自己的猎物,一旦有人敢于通过本身的曲线来窥看任何一段曲线的时间,‘猎犬’就会发现他的存在,并且将会越过空间和时间,开始它们的狩猎。目前没有谁能够活着描述‘猎犬’的样貌的——即使见过了,也无法表述它的存在。

    「推理呢?」

    「‘猎犬’的追踪程度你也是知道的,对于它们来说,一亿年的时间只不过是它们的一天而已。拉夏尔由见到到死去,是经过了一天,也就是说,他见到了一亿年前的景象,然後被‘猎犬’追踪而至。」

    「走吧,我们去看看最近几天内有没有祭祀失去行踪的,说不定就能知道了。」

    两人就这么一边说着一边在神殿中四处晃动,期待能够听到些什么东西,但是无非就是听到一些关于派系斗争的流言而已。要么就是祭司长想要扳倒萨满们的领袖之类的。但是就是没有听到失踪之类的消息。整个调查就这么陷进了僵局。

    于是两人决定把全部人汇集起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的时侯,信息末端翎和雪代的心电还有脑波反应变得极低——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吼,在那之中,时夜感到了有什么东西在悸动着,那个就应该是魔导书渴望血肉的波动。按照这个情况,那么魔导书的目的应该就是‘舞踏祭’了。毕竟那里将会聚集了大量地血和肉。

    “永莉,要是你是魔导书的话你会怎么想?”

    “我在物理上还有意识上和这种东西完全不是同一个构造的,所以这是无法推断的,阿鲁塔。”

    “……”

    通过永莉的运算来寻找魔导书、放弃。

    翎稍微思考了一下,说到。

    “我们换个角度想想看如何……比如说感染的方式,假如我和雪代看到的景象是属于由魔导书造出来幻觉的话又是如何?”

    “你的意思是魔导书想要感染全城?”

    “雪代,让翎说下去……”

    “抱歉……”

    翎顿了顿,继续说到

    “魔导书想要的‘门’应该是越大越好,故而我觉得,魔导书的目的是将所有的兽人们全部感染,最后来实现‘召唤’这个结果的。我是这么觉得的。”

    “嗯,很好,雪代妳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是吗?稍微和翎有些不同,我认为并不会全部感染,魔导书将会用最为简洁的方式,以最小的力度感染最多的兽人,用他们的血肉作为召唤之物,剩下的兽人们自然是最好的饵料。”

    “理由?”

    “魔导书为什么会躲起来?首先一点我就排除了‘天敌’的可能性,我不认为魔导书有可能知道我们要来对付它——也就是说,它在暗中并不是为了防备我们,而是有什么更为重要的事情——比如……”

    “更有效率的感染。在暗中行事的话可以毫无预兆的进行感染,同时可以让兽人们毫不知情,就像暗中刮食猎物的寄生虫一样。”

    时夜补充道。

    “对,我正是这个意思。所以我觉得高度感染全城来得太过于夸张了。不过即使我们知道了它的目的之后怎么对付它?总不可能拿个火机威胁它‘再不乖乖听话我就烧了你’吧?”

    雪代倒是难得的幽默了一回。

    “轨道炮击打得进来吗?”

    “可以啊,不过要是我们轨道炮击的话倒反会起到反效果——按照雪代的推理,我们帮魔导书办到了它没有办到的事情,一下子给了它大量的牺牲者。”

    “……那我们该怎么办?”

    “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既然它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特别是不能够阻止的准备的时候,我们只能在关键处出手了——比如说召唤现场给它

    添点堵,这也是我们唯一可以出手的时侯。”

    “一击逆转吗?时夜你也太乱来了。”

    “不然怎么样啊?和那种东西肉搏吗?我们最多就是在召唤现场妨碍召唤之后就直接脱出,然後使用轨道炮击清场防止二次召唤了。最好还

    有可能把那个召唤出来的家伙一炮轰了。”

    “兽人们呢?怎么办?”

    翎刚刚想到这个问题,虽然这些兽人并非是人类,但是多少也是生命……

    “翎,别傻了,你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吗?就算是对手是人类也一样啊……被感染的话是没有活路的,就像可怕的、不可逆的瘟疫一样。”

    “难道这样就可以剥夺他人的生命和未来吗!?”

    “那种东西,早就在感染的时候就没了。”

    “……那么没有感染的人呢……”

    “一样,看到召唤现场的话,一般的生物都会疯掉。”

    接着现场死一般的沉默起来。

    “喂喂,那我呐,我可不是和你们‘D’一样的存在,照这样说的话,那我不是死定了?感染之类的也不是对我有侵蚀能力吗?”

    雪代开始紧张起来了,毕竟这种问题可是会要命的。

    “没事啦,头盔里面有个小型力场的,那东西可以排除这些东西……”

    “有那么夸张吗!”

    “废话,要不怎么可能那么珍贵!一个战团里面都没几个!”

    “好了,别废话了,尽快制订计划吧。”

    经过一番讨论之后,最终的作战计划就这么自订下来了。还是分为两组,时夜和鸿的A组负责在召唤仪式上捣乱,接着以永莉为主要火力输出,翎和雪代牵制的B组。A组最主要就是造成混乱,将有价值的目标在人群之中标记出来,然後B组就开始猎杀。

    就如同死亡舞会上贴身的舞伴一样,所有人都开始了活动,等待着明日的祭祀。在那里,将会展开一场杀戮的晚宴。(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